当前位置:

散文 | 说说我所经历的春运

红网时刻通讯员何杨 郴州报道

又是一年春节时,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大迁徙又开始了,每到这个时候,牵动着异乡人的心的都有一个共同的词就是“回家过年”,春运对于他们来说,既是团聚,也是离别。曾经,我也是一名异乡人,也曾亲自经历过各种春运,今天我也来说说我所经历的春运。

彻夜排队的车票 寸地难寻的绿皮车

提起春运中印象最深的,人们首先想到的恐怕就是绿皮车、方便面、蛇皮袋,还有那一群群排山倒海般的人潮。以前在省城读书时,那时的郴州到长沙,乘坐火车都要六个小时,远没有现在这么快,每到春节就是最兴奋、也是最难熬的时候。那时的互联网还很落后,买票要到窗口去买,每次买春节回家的票就跟打仗一样,要靠“肉搏”,一票难寻,还要提前半个月到火车站售票大厅的窗口去买。

记得有一年买回家的票,我从晚上八点开始排队,足足排了四个多小时才买到票,而且买的还是凌晨的车,回家的人太多太多,各个窗口都是长龙,排队都排到了售票厅外面好几条了,天南海北,操着各种口音拎着大包小包的人,在窗口排成长长的队伍,好不容易,挤到窗口,把钱递进去激动地说出那个魂牵梦绕的站名时,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。手里紧紧攥着售票员递出的车票,高兴得不得了,那一张小小的车票此时蕴含了太多希望,太多的温暖和想家的思念。

到了要回家的那一天,明知道要去挤那恐怖的绿皮车,还是那么兴奋,前一天就收拾好行李,摆了满满一天,要换洗的被子、床单、衣服、日用品,还有一堆在学校买的书,肩上背着大背包、手上推着拖箱,还要提几大袋,远远望去,就跟“逃难”一样,非得把全身所有的力气全来扛行李不可。由于在京广铁路这条客流最大的线上,凌晨的火车还是人挤人,我提前半个月才买到的一张珍贵的“硬座”,但更多的人买到的是站票,一路站十几二十个小时站着回家。

在我旁边,就有好几个人站着,还有几个蜷着身体坐在刚买来的小马扎上。这时,最怕的就是在车厢内走来走去的售货员了,车厢里实在太挤,要给他们让道是件多么可怕的事,想去上个厕所都困难,别说是过道挤,就算到了厕所门口,排队都要排半天……到晚上两三点时,坐票的人睡了一大半,站票的人基本没有睡着的,那么痛苦的姿势蜷着,哪里睡得着,想睡而又睡不着的难受可想而知,还好我只有六个小时,那些要站十几二十几个小时的旅客要怎么办,那肯定是度日如年吧,只有一个念头在支撑着他们度过这些煎熬,那就是——回家。

下不尽的雪 回不去的年

这一定是我经历的最冷清的春运,没有之一。

这一年,火车站里没有往年候车厅的人山人海,没有彻夜排队买票,没有角落里蜷缩着旅客的绿皮车,却更加难熬,这一年,我没有回家过年,这一年,是2008年。

那是一场史上极为罕见的雪,连续不断下了近一个月,家乡郴州是全国最严重的受灾地区,雪是从1月12日开始撒在这座湘南的城市的。慢慢地树上、路上开始积雪,路上渐渐有滑倒的行人、摩托车;树枝开始下坠,继而雨雪交加,树枝开始一根根折断,部分居民区开始断电;电杆、铁塔象多米诺骨牌一张张倒下,全城断电断水断通信,郴州城毫不夸张地成了一座“黑城”,一直到2月6日(除夕)晚上8点才恢复。

而这正是紧张的春运时期,因为郴州段断电,道路冻结,京广铁路、京珠高速全面停运,交通系统彻底瘫痪,我也回不去了,留在了衡阳,不给在家的爸妈增添负担。不过衡阳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,领导非常贴心,在食堂里组织同样被困的同事们一起聚餐,为“回不去的年”干杯。

互联网时代来临 春运步入高速时代

自从高铁开通后,以及互联网的飞速发展,春运终于迎来新纪元。各地的火车票代售点已停业转型,售票厅再也不见长出天际的买票大军,票贩黄牛也不见了踪影,候车室候车的旅客也不用再彻夜等候,高铁、互联网购票、移动支付、实名制,让春运步入了高速时代。

回到家乡郴州后,我的春运也就“结束”了,再也不会去为一张票抢个你死我活,再也不会去参与世上规模最大的“人口大迁徙”,但会在网上看每一年的春运有多少客流,有多少班次的列车,仍在关注着关于春运的点点滴滴。时代在改变,春运也在改变,但不论什么年代,那份对远方的牵挂,对家人的眷恋,都不曾改变,也永远不会改变。

来源:红网时刻

作者:何杨

编辑:胡用梅

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,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cz.rednet.cn/content/2020/01/22/6644630.html

相关链接

    频道精选

  • 重要新闻
  • 政务要闻
  • 县区(市)
  • 精准扶贫
  • 郴城说理
  • 文教卫
  • 精彩视频
  • 旅游
  • 尚德郴州
  • 全民阅读
  • 图片新闻
  • 要闻
  • 经济
  • 社会
  • 园区
  • 协会
  • 新闻H5
  • 综合专题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郴州站首页